<acronym id='9z4p'><em id='9z4p'></em><td id='9z4p'><div id='9z4p'></div></td></acronym><address id='9z4p'><big id='9z4p'><big id='9z4p'></big><legend id='9z4p'></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9z4p'></fieldset>

      <i id='9z4p'></i>

        <dl id='9z4p'></dl>
        1. <tr id='9z4p'><strong id='9z4p'></strong><small id='9z4p'></small><button id='9z4p'></button><li id='9z4p'><noscript id='9z4p'><big id='9z4p'></big><dt id='9z4p'></dt></noscript></li></tr><ol id='9z4p'><table id='9z4p'><blockquote id='9z4p'><tbody id='9z4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z4p'></u><kbd id='9z4p'><kbd id='9z4p'></kbd></kbd>
        2. <span id='9z4p'></span>

          <i id='9z4p'><div id='9z4p'><ins id='9z4p'></ins></div></i><ins id='9z4p'></ins>

          <code id='9z4p'><strong id='9z4p'></strong></code>

          以校園霸凌親歷者的眼光,告訴你《少年的你》優秀在哪裡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亚洲爱情岛论坛免费线路一_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_亚洲成人专区

          有一部電影,經歷瞭入圍柏林電影節,卻因“後期制作原因”退出展映。

          也曾定檔暑期,卻因為“制作完成度和市場預判”問題,距離上映前三天臨時撤檔。

          四個多月過去,官微毫無預兆地宣佈定檔10月25日上映,倉促地甚至連一張新海報和預告片都沒來得及發。

          上映當天,就成為瞭年度爆款。

          看到這裡相信大傢也一定猜到瞭,就是這部命運多舛的國產青春現實電影

          文/冰冰

          在觀影的過程中,我身邊不少觀眾從起初小聲的啜泣到猛吸鼻涕的抽泣,似乎有一種情緒在放映內蔓延開來。

          不是所有人的青春都在陽光之下,而《少年的你》打開瞭他們塵封多年不願回憶的年少時光。

          我在走出影院的時候,喉頭發緊,眼淚直流。

          回傢以後打開電腦,準備整理寫下這部電影的觀後感,卻千頭萬緒久久不能落筆。

          這是一部值得二刷,但我卻不敢二刷的電影。

          而我,將以一個校園霸凌親歷者的角度,談談這部電影。

          角色相互轉換的施暴者、受害者和旁觀者

          我在寫《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時候就曾說過,要討論一個事件大多繞不過這三個角色。

          《少年的你》的編劇,另辟蹊徑地並沒有用這三個身份來框定角色,而是讓他們間彼此轉換。

          此刻的你也許是天使,但下一個轉口也許就會變成惡魔。

          受害者胡小蝶從教學樓一躍而下,一時間學校的天井似乎成瞭「動物世界」

          同學們是事不關己的旁觀者。他們圍觀討論,還看熱鬧似地拍下照片和小視頻上傳到社交網絡上。

          陳念(周冬雨 飾)曾經也是旁觀者的其中一人。胡小蝶之前向她示好希望彼此能夠成為朋友,甚至在跳樓前向陳念含淚控訴“為什麼你不阻止她們欺負我”。

          陳念,就像很多其他旁觀者那樣,害怕霸凌延伸到自己身上影響學習,選擇無視瞭對方的這份求救。

          雖然我們不能說陳念是壓死胡小蝶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也說明瞭一點事實:很多時候,受害者的悲劇是施暴者和旁觀者共同作用下的結果。

          因為內疚,陳念在同學們都在看熱鬧的時候,隻身一人走向前脫下校服,蓋在瞭躺在地上的胡小蝶身上。

          這個善意的舉動,讓陳念從「旁觀者」轉變為「受害者」,成為下一個被欺凌的對象。

          椅子上的紅墨水、體育課被排球砸中、課間被推下樓梯、放學路上被圍追堵截…曾經胡小蝶遭受的,一一在陳念身上再現。

          到這裡,電影向我們展現瞭第二個事實:校園霸凌要從施暴者的角度來矯正,如果隻是疏導和隔離受害者,很快會出現第二個受害者頂替上。

          在這個事件裡,以魏萊(周也 飾)為首的三個女孩是施暴者,但他們同樣也是原生傢庭的受害者。

          因為霸凌事件被警方調查,三個女孩的傢長都被叫來學校瞭解情況。

          魏萊的母親隻會高傲地說自己女兒是不一樣的,就算做錯瞭事也隻是因為交錯瞭朋友。魏萊的父親因為她高復整整一年沒有同她說話,後來在太平間看到女兒的屍體,這個做父親的也隻是憤然離場。

          而那兩位女孩的傢長呢,一位母親隻會哭著跪地請校方再給女兒一次機會,另一位父親直接對女兒拳腳相加。

          過於溺愛、期望過高或者充滿暴力的傢庭,對正在人格形成關鍵時期的孩子來說,其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少年的你》中的角色轉換,除瞭上面提到的以外還有好幾處。

          三個女孩中的其中一個,因為對陳念的同情心,在欺侮的過程中放瞭水。因為些許的善意,導致她成瞭新一輪被欺凌的對象。

          小北(易烊千璽 飾)保護下的陳念,再次回到瞭旁觀者的角度。有瞭胡小蝶的前車之鑒,又因為自己親歷瞭霸凌事件,讓她這一次站在瞭那個女孩子的邊上。

          那個女孩為瞭擺脫受害者的身份,出賣陳念將她引到瞭小巷之中。她從受害者再次回到瞭施暴者的角色,而陳念也再次從旁觀者變成瞭受害者。

          兜兜轉轉,暴力升級,也就有瞭後來的悲劇。

          為瞭保護陳念的小北,從旁觀者變成瞭施暴者;錯手殺瞭魏萊的陳念,從受害者變成瞭施暴者;而施暴者魏萊呢,卻在電影的最後變成瞭受害者…

          傢長、校方和警察在校園霸凌防治中的困境

          在校園霸凌事件裡,傢長、校方和警察的處境微妙,使得防治工作困難重重。

          《少年的你》遭遇撤檔重審,也許正是這一塊內容觸發瞭某種禁忌。當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通過看電影的短視頻發現一些激烈沖突的情景下配音和演員的口型對不上。

          連服化道都做到細致入微的制作團隊,不可能在配音上留下那麼大的漏洞。那麼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原本的臺詞並不是現在呈現在我們面前的這樣。

          我想,主創團隊並不是想借著電影來諷刺什麼,而是想要將校園霸凌防治的困境以更為直白的方式鋪陳在觀眾面前。

          校園霸凌存留已久,在日韓國傢尤為猖獗。電影《告白》和日劇《從現在起大傢都是人質》,無一不體現瞭這點。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防治工作異常困難,尤其是取證難。

          如同傢暴一般,校園霸凌很多時候並沒有很多見證人,更何況很多證人就算見到瞭也會當作沒看到不願意出來作證。

          為什麼呢?

          因為施暴者大多不是有權有錢有勢傢裡出來的孩子,就是本身就暴力傍身的三不管一族。惹火瞭他們,輕則被胖揍一頓,重則淪為下一個被欺侮的對象。

          試問這種情況下,誰會為瞭另一個人出頭呢?

          再者,施暴者往往是未成年人。就算被定罪,也會因為年齡不到量刑標準,最後私瞭而草草結案。

          犯罪成本過低,以至於孩子不長記性,施暴者傢庭也覺得“被揍的又不是我傢孩子”、“小孩子傢互相打鬧著玩玩的”而不會對孩子出言阻止教育。

          取證難是一方面,老警察(黃覺 飾)對小警察鄭易(尹昉 飾)在夜宵攤上的一席話向觀眾展現瞭另一個原因。

          “(出事瞭)你去問校長,校長讓你去問班主任老師,班主任老師讓你去問傢長,傢長說,我在外地打工呢,這種事你們問老師吧。你能怎麼辦?”

          作為一位校園霸凌的親歷者,我想說,這是真實的情況。

          2006年至2007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時間。

          高二下學期開始課業負擔加重,與此同時,我陷入瞭一場校園霸凌之中。諷刺的是,我就讀的學校是本地以校風嚴謹著稱的重點高中。

          起初隻是被孤立,漸漸發展為不翼而飛的課本、被倒滿牛奶的課桌、自習的時候被人丟紙團面包屑,到後來的課後圍堵…

          似乎年輕人有發泄不完的精力,又或是被各種原因壓制的叛逆需要找到出口,這種霸凌的風氣像病毒一樣在我的班級裡蔓延開來。

          原因為何無從考究,也許正如《惡意》裡所說的那樣:“沒什麼原因,就是看他/她不爽而已。

          可能隻是純粹的取樂,可能是為瞭合群刻意的討好。有盲目的效仿者,當然也有大把麻木不仁的看客。

          我念的是文科班,雖然不多卻也有近十個男生。

          就像陳念身邊那個李想(張耀 飾)那樣,那時候我身邊也有一個隻敢私底下嘴上安慰我說“熬過去就好瞭”的朋友,明面上也對這種霸凌行為無動於衷。

          為什麼?

          因為校園霸凌就是一種傳染病,他害怕下一個遭殃的變成他,即便他是一個男生。

          同學的懦弱和冷漠會堵死受害者的呼救,反而助長瞭施暴者的囂張氣焰。

          不久以後,我幾乎不再踏入教室。隻是由母親陪著到各科老師那裡拿作業和交作業批改,然後在傢全靠自習念完瞭整個高三課程。

          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我沒有遇到這一切,自己的高考成績是否會有不同,那麼人生呢?

          母親自然是找過班主任和校方的,而他們也是找到施暴者談話。

          那些同學的父母被叫來學校,如同電影裡面呈現的那樣,矢口否認的有,大罵孩子逼著他們給我道歉的有,在校方哭訴求再給孩子一個念書的機會的也有。

          轉身之後,是更加肆無忌憚的欺侮,並上升到瞭網絡暴力的程度

          這些同學找到瞭我的社交賬戶,隔著虛擬網絡和ID,更加口無遮攔地肆意謾罵和傳播不實消息。

          看《少年的你》的時候,我感嘆相似的處境之下,我身邊並沒有一個小北。

          是啊,不是每個“陳念”身邊都有一個小北,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熬過去”長大。

          能活下來,真好。

          而這場校園霸凌,卻在我心裡留下瞭一輩子的傷痕。

          正義可以遲到,但一定要來

          據浙江大學《青少年攻擊性行為的社會心理研究》調查則顯示,49%的同學承認對其他同學有過不同程度的暴力行為,87%的人曾遭受到其他同學不同程度的暴力行為

          在我看來,校園霸凌和校園暴力並不一樣。

          念小學和初中的時候,一群不怎麼念書的壞孩子會打架,甚至到學校來打群架,卻很少看到這些孩子動手去惹一心隻想好好念書的人。

          但是校園霸凌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存在,在我看來是一種純粹的以欺負和自己不一樣的人為樂的舉動,這裡面甚至不涉及到敲詐勒索財物。

          影片中陳念的遭遇,正是校園霸凌中常見的幾種手段。

          言語暴力:從在受害者背後的竊竊私語到面對面的冷嘲熱諷,隨著互聯網的迅速發展,言語暴力直接延伸為網絡暴力。網絡暴力有多可怕,相信看過《解除好友》的朋友們都知道;

          人際關系暴力:獨立受害人,約好瞭一樣不和他們互動。在經過受害人身邊的時候,施暴者會像躲避瘟疫一樣避開,甚至受害人拿過的東西他們都會直接丟掉;

          行為暴力:弄丟或者撕毀受害人的課本,向受害人丟擲物品,逐漸暴力升級到上下學路上的圍追堵截。拳打腳踢抑或用到管制類刀具,對受害人身體造成實質性損害;

          性暴力:污言穢語和當眾撕毀受害人衣服,拍攝裸照或視頻並上傳至網絡。觸摸敏感部位,更嚴重的為強制發生性行為。

          看到這裡,你還能說校園霸凌隻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在打鬧嗎?

          不,這不是,這是赤裸裸的犯罪行為!

          “大連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童”這起惡性事件,隻是未成年人犯罪的冰山一角。其結果是這名男孩因為是未成年人,隻得到瞭收容三年的懲罰,並未對其追究刑事責任。

          讓我們感到諷刺的是,《未成年人保護法》保護瞭未成年罪犯,卻未能保護未成年受害者。

          就像電影《伊甸湖》裡那群熊孩子的父母那樣,這位13歲男孩的父母並沒有起到監護人應該有的樣子。對孩子的不良行為非但沒有及時矯正,甚至還對上門討說法的女性辱罵。

          我們不能把希望寄托於他人的三觀和素質之上,而需要強而有力的法律支持。

          所幸,就在10月26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分組審議瞭《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

          我們所關心的校園安全、學生欺凌、性侵害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等問題,都在這次提請審議的修改草案中。

          希望這次大改能有實質性的作用,從源頭上震懾住那些外表還是孩子,內心卻陰暗無比的校園霸凌施暴者們。

          畢竟,隻有校園真正安全瞭,屏幕外的那些“陳念們”

          才有勇氣讓孩子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本篇完)


          喜歡影視劇、美食和旅行的天秤座80後妹紙,喜歡一切新奇溫暖的事物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留言與我交流